读者指南

 
华人小故事之十三:疫情下,她终于摸清了丈夫
 

35岁,专业主妇,两个孩子的妈妈,热爱生活,热爱家庭,这几个词是对她白描性的勾勒。

她的丈夫是一位日本侵华战争后遗留在中国的日本人孤儿后代,很小的时候便随着爷爷奶奶爸爸妈妈等一大批亲人来到日本,在成长过程中不断努力融入日本社会,刻意不让人看出他来自中国。

丈夫努力按照心目中日本男人的刻板形象来塑造自我,做妻子也就只好要求自己像想象中的日本版贤妻良母一样,凡事井井有条,无微不至。

她的日语不太好,而丈夫又不肯说中文,所以两个人的日子是真的相敬如宾。不深聊、不细说,倒也避免了一些口角。

平时,在丈夫回家前,她已经给两个孩子洗澡、哄睡,周末为了让丈夫好好休息,也是自己带着两个孩子去公园等处玩耍。虽然没有被当面赞许过,但也从没听丈夫抱怨过。

宁和的日子被新冠肺炎疫情打破了。幼儿园临时关闭,丈夫也被迫在家工作。和丈夫、孩子从早到晚在三室一厅的空间里,竟然令她浑身不自在。就连两个孩子也不习惯有爸爸在家。爸爸在家就意味着不能自由玩儿,不能随便说啊笑啊闹啊。

可是,两个孩子正是淘气的年龄,天天不出门怎么受得了,精力都通过打架来发泄了。这很快就让妈妈招架不住,爸爸也再也无法壁上观,只能加入混战。

一个星期过后,两个孩子已经能和爸爸玩做一团,一睁开眼睛就是催爸爸快起床,晚上也要爸爸来哄睡。大概因为爸爸从来不会约束他们,还总能想出一些新鲜的玩法儿。

6张A4纸一拼,让两个孩子各从一端开始作画,题材不限,取名“清明上河图”;拿出大学时玩过的旧吉他,教两个孩子最基本的指法;搬出夏天才用的流水素面机,就够两个孩子在阳台玩上一下午;在阳台上放个野营帐篷,就是两个孩子的“秘密基地”……反倒把她这个妈妈给完全解放了。

到吃晚饭的时间,两个孩子还是不肯走出“秘密基地”,她干脆把做好的汉堡排弄成了四份三明治,给“秘密基地”送去两份,自己和丈夫也坐在阳台上凑合着吃起来。

傍晚的风,吹到脸上痒痒的。丈夫穿着被孩子弄得一塌糊涂的长袖T恤,脸上的胡子已经有几日没刮。“带孩子还真是体力活,你平时辛苦了。”“你这些天也辛苦啊,希望疫情早些过去吧,他们就又可以去幼儿园了。”“我不是这个意思,我觉得现在这样很好,以前下班回来他们都睡了,周末也都是去外面跟小朋友玩儿,我想喜欢也喜欢不到。”

晚上,她认认真真的在朋友圈里“反省”,以为自己是个不麻烦丈夫的妻子,却没有真正了解过丈夫的需求,外出“自肃”的这段时间,是生命里的一份礼物……

她的丈夫是不用微信的,所以看不到她朋友圈里一直以来的照片与文字。记者在为这个家庭点赞的同时,也发自内心地送上祝福。疫情中的焦虑,都被这些温暖的记录所安抚。(本文作者系《日本新华侨报》记者张桐)

 

友情链接: